由於國際宏觀環境的影響,以前的國內政策和條例也不利於私營企業融資。針對國內形勢,孫陶然指出,“一方面,金融機構的評估指標和評估方向將導致金融機構不願意向民營企業放貸。另一方面,一些私營企 業沒有貸款條件。 Lakara還從事金融貸款相關業務。我們知道,如果貸款存在風險,貸款機構將非常謹慎。“

男人事業有成,生意漸上軌道,個人珍藏自然愈來愈多,可能是珠寶及名貴手錶,又或是不能用價錢衡量的家傳之寶,這些財產及貴重物品都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但不是每個人家中也有可靠的保險設備,加上香港常見的「土地問題」,在家中添置一個專業的保險箱,所需的成本與空間絕不划算,所以有人會選用銀行提供的保險箱服務。但銀行的保險箱是否萬無一失?這又未必。因為一般的銀行保險箱服務在驗証和存取過程中,都需要經過人手處理及核實,一經人手,過程便有機會令資料外洩,對用戶造成損失。想真正安枕無憂,不如跟《Esquire》編輯走訪一趟英倫皇家的地下金庫,你會明白何謂銅牆鐵壁。

  “經濟學裏提到‘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它會自行調節供求關系,當供過於求時,價格出現下跌,價格下跌後,很多生產廠商會減少生產或者退出這個行業。一旦通過行政手段進行幹預,它也將破壞市場本身的監 管職能。政府為解決民營企業的問題提供救助資金是有好處的,但今後仍希望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更加尊重市場規則。”孫陶然說道。

  在融資渠道方面,孫陶然建議增加貸款人,特別是私人信貸機構的數目,減輕私營企業的融資困難。

  談金融科技

  封閉不利於發展

  從熱門的互聯網金融到當前的金融技術,如何使金融技術產業健康發展已成為市場關注的問題之一。

  在談到共同融資行業時,孫陶然提到,共同融資公司本質上是金融性質的,但由於缺乏相應的監管政策,公司本身也缺乏業務經驗,導致一系列問題。“以前,一些相互支付公司曾以貸款通過率作為評估指標,從 財務角度來看,這是很可笑的。”由於金融技術被鎖定在科學技術領域,因此不應犯這樣的錯誤。”孫陶然說道。

  金融科技的發展也促進了金融機構的發展。孫陶然舉例稱,“作為用戶我們很清楚,通過互聯網註冊賬戶並進行信息變更十分方便,但如果通過銀行營業網點變更信息,可能一個小時也無法完成手續,這從另一個 方面也說明銀行網點的作業流程和技術手段十分落後,主要因為沒有互聯網、沒有大數據、沒有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出現。現在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將這些技術出口到金融機構,這也將有效地提高金融機構的效率。“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許多金融機構認為“肥胖和水不在外地流動”,並建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在孫陶然年,從金融機構的發展來看,這種做法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讓專業的金融科技公司服務,像企業食堂一樣 ,如果他們開了食堂,肯定不會讓外面的餐館進來。在這種情況下,食堂往往是昂貴和不愉快的,因為關閉不利於發展。”

但是隨之經濟的發展,民間的保險箱服務也在發展,給銀行保險箱服務主導的保險箱服務市場帶來多元性。

  談底層技術

  能解決問題就是好技術

  在北京市2018年11月出臺的金融科技規劃中,對於底層技術給予了厚望。在具體規劃路徑上,一方面積極推動影響金融科技功能應用的底層技術發展,完善各類技術市場設施,包括人工智能、大數據、互聯技術(移 動互聯、物聯網)、分布式技術(雲計算、區塊鏈)、安全技術(密碼技術、量子計算、生物識別)等。

  對此,孫陶然提到,技術在沒有應用的情況下是不好的還是不好的,無論什么技術,都能解決好技術的問題。一個好的技術需要解決三個問題:從0到1(有沒有)、提升用戶體驗(好不好)、降低成本(貴不貴)。要解 決這三個問題,就要有好的技術,而不僅僅是隨大流或是奉承一項技術。像一些公司號稱 all in 區塊鏈,這種提法都是噱頭。

相關文章:

SUV市場發展現狀

保費增長勢頭強勁,健康保險已成為流行的“軌道”

保險公司如何把握健康保險發展機遇的機會

政策收益、資本市場風險與A股前景

保險公司需要借用其他山區的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