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眸一笑,我便動情一生。散落一地的情花,刺我全身是傷。寒夜寂寞如霜,思念侵我入骨。窗外一輪明月,照我眼角發光。

一時一念間,你說比翼雙飛老,卻不知,乃是黃粱誤紅塵。到頭來,我卻心隨留身在,在你的曖昧裏沉淪,在你的回憶裏掙紮,在你的笑聲中哭泣。想你也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你如蠱,如粟,如煙一樣,成了我戒不掉的癮,可更要命的是,還心甘情願在這情毒中跳舞。其實你沒有錯,錯就錯在,我不該動你的情,不該赴這一場風花雪月的宴。

再回避,也避不了這已經發生過的宿命,不可能不會想你,也不可能從心底裏撕掉,更不能把你忘記,因為你已經在我心上刻下了一道深深的情疤。

只差兩步,是相愛,而不是單戀。如加兩字,是單念,而不是相思。你說,你想我了;你說,我是愛你的;你說,我們永遠在一起;你說,我也中了你的毒;你說,要我替你好好照顧你。而就在你說的前面加上“曾經”二字,那痛斷肝腸的曾經,那錐心刺骨的曾經,那可惡至極的曾經,我恨這曾經,既然有了曾經,又何必在開始中苦苦過不去呢!

你是不是,在我的眼睛裏只想做一朵煙花而已,絢麗而不長久;你是不是,在我的旅途中只想當一顆流星而已,亮麗而短暫;你是不是,在我的生命裏只想當一位天使而已,來到凡間只是來看我一眼。

最終,只是落個無言的結局。天地之間,飛雪滿天。兩眼之間,淚如雨下。心靈之間,冰凍萬千。此時,夢歸故里,紅顏依舊等否?